总网滚动

浅谈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2018-12-20 15:30:59来源:新巴尔虎右旗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新巴尔虎右旗长安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摘要】“两高三部”相继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标志着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在我国的实质确立,并初步形成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框架结构。两个规定的有效实施对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进一步完善刑事证据制度,防范冤假错案发生等方面都将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目前,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在司法实践中的适用取得了较大的成效,但仍存在一定的不足。因此,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有效适用,仍需各方的配合与监督。

  【关键词】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刑讯逼供;言词证据

  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法治的进步,人们对于法的态度,从盲目的崇拜与跟从,到如今的质疑与监督。近年来,念斌、呼格吉勒图、赵作海等冤假错案的发生,更使得人们对我国法律以及司法机关办案工作的关注度日益增加,同时媒体也逐渐重视我国法治的建设与实施方面的报道与监督。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作为刑事证据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在司法实践中所发挥的作用日益凸显。

一、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内涵

  对于我国刑事司法活动中所取得的证据能力问题,在之前的法律中一直存在着空缺。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以下简称“两高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非法证据排除规定》)和《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标志着我国刑事诉讼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正式确立。2017年“两高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细化了非法取证方法的认定标准,发展和完善了我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在《非法证据排除规定》第1条中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取得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属于非法言词证据”。该规定第二条规定:“经依法确认的非法言词证据,应当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新发布的《规定》第2条至第4条中规定:通过殴打、违法使用戒具、威胁、非法拘禁等非法方式收集的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54条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该条规定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上升到了法律层面,弥补了我国刑事诉讼中法律规定的空缺,这是我国司法体制改革进程中的一大进步。

  由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相关规定可知,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是指在刑事诉讼中,因为证据的获取方式违法,而不能作为定罪量刑依据的规则。依据《非法证据排除规定》、《规定》的内容,非法证据主要包括: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陈述;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取得明显违反法律规定,并不能予以补正或做出合理解释,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书证、物证三类。此外,非法取证的主体为司法人员,非法取证的方式为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使用其他违法方法获得的证据,非法取证的结果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非法证据的取证主体是国家司法人员,因为司法人员的取证行为是国家行为,代表着公权力,以国家的强制力作为后盾,这种具有巨大强制力作后盾的行为相对于公民个人而言,可以说是一种绝对的权力,绝对的权力必然容易被滥用。因此,必须通过法律设置一定的程序式来约束、规范该行为,并且规定对不依照法定程序的行为使其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这样才能有效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①]

二、确立毒树之果原则

  毒树之果这一理论产生于美国,毒树之果是指通过违法搜查、扣押、刑讯逼供等其他非法手段所得的证据是“毒树”,而以此为线索进一步获得的其他证据则为“毒树之果”。因此,对“毒树之果”一类的证据也应当排除,不予采纳。[②]在我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定》、《规定》中对于不同的非法证据确立了“强制性排除”、“自由裁量的排除”以及对违法情节不严重的程序瑕疵确立了“可补正的排除”规则,但对于以非法证据为线索得到的的其他证据并未规定排除性的法律后果。

  在我国司法实践中,获取的非法证据主要还是言词证据。刑事案件侦破过程中因证据本身的稀缺性加上侦查人员破案压力大,证据收集时容易出现以破案为中心,对程序公正重视不够的问题,因此侦查人员讯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可能会采取威逼利诱、刑讯逼供等不正当的手段。以刑讯逼供为例,使用这种方式取证会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痛苦而被迫供认犯罪,这与刑事诉讼的人道性直接相悖。[③]因此,《非法证据排除规定》及《规定》中只对非法证据进行排除,而对通过非法证据取得的其他派生证据不予排除,仍作为具有证据能力的正当证据使用,相当于使侦查人员从自身违法行为中获得利益,这可能促使司法人员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讯逼供或者通过其他违法手段获取证据。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实质是保护人权问题,因此,为遏制非法取证、保障人权,不仅要对于司法人员通过违法行为而获得的证据予以排除,而且要对非法证据派生的证据进行排除。这一原则有利于对司法人员违法取证行为起到震慑作用,促使司法办案人员在调查取证过程中对取证程序、取证方式引起足够的重视,逐步规范刑事案件取证方式,转变侦查活动中重实体、轻程序的观念,起到遏制侦查人员违法取证行为。与此同时,非法证据的全盘否定有利于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人权保护,以实现法律上的程序正当性。

三、对“可补正的排除”规则进行完善

  《非法证据排除规规定》第14条规定:“物证、书证的取得明显违反法律规定,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否则,该物证、书证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该条规定,对于书证、物证的排除,除了给予法官较大的自由裁量权外,也给侦查人员较大的权利。由于对可补正的证据范围规定笼统、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界定模糊,在实践运用过程中容易导致有些非法证据通过补正或解释后又成为正当证据来使用。须经补正的证据不一定都属于“程序瑕疵”,违法侦查行为也不可能通过补正而转变成合法行为,同时非法证据采用这些补正行为使其不被排除,那么这一规定可能会成为对非法证据的变相纵容。此外,在司法实践中如果有大量补正行为的存在,就会有司法人员为了使取得的证据正当化而产生伪造证据的风险。

  因此,应严格控制证据补正,防止侦查人员制造虚假证据。在司法实践中,应当严格控制补正和解释的出现,只有当需要补正的证据为“程序瑕疵”时才可以给予补正和解释,同时还应对这种补正进行程序进行严格控制,对于可补正的证据范围作出明确的界定。另外,通过在司法解释,对于“可能影响公正审判”情形如何判作出详细的解释,以保证司法的明确性和严肃性。

四、确立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保障机制和违法者的惩戒措施

  没有救济就没有权利,为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在我国能够真正有效的实施,充分发挥保障人权作用,应在如何制约非法证据、防止非法证据产生问题上规定相关措施。

  首先,在宪法中规定不得强迫自证其罪的内容。在宪法中确立不得自证其罪的权利作为刑事被告人的程序基本权,从而使刑事被告人的人的尊严获得基本法上的程序基本权的有效保障。以该项刑事被告人程序基本权为依托重新确立刑事诉讼中的相关程序,真正实现刑事被告人权利的有效保障。[④]

  其次,对非法证据进行事后处理的制度进行完善。为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免受不法侵害,而对受侵害者造成损害的,应当给予一定的补偿。司法机关的非法取证行为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造成损害,应按“存疑不起诉”原则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按“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无罪判决。另外对于非法取证人员,其非法取证行为构成犯罪的,应按照刑法的有关规定予以追究。

五、结语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作为保障人权的重要证据制度,代表着一个国家司法文明的程度。我国刑事诉讼活动中非法取证的行为仍屡有发生,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这一相对弱势群体的合法权利仍未得到有效保障。因此,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为证据规则的贯彻实施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

参考文献

  [1]陈瑞华.问题与主义之间——刑事诉讼基本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380页.

  [2]周宝峰.宪政视野中的不得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研究[J].北京.证据学论坛,2007年,第2期:30页.

  [3]宋世杰,陈果.论非法证据排除规则[J].北京:证据学论坛,2001年,第二卷:227页.

  [4]蒋人文.证据制度若干问题研究[J].广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184

  [①] 宋世杰,陈果.论非法证据排除规则[J].北京:证据学论坛,2001年,第二卷:227页.

  [②] 蒋人文.证据制度若干问题研究[J].广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184页.

  [③] 陈瑞华.问题与主义之间——刑事诉讼基本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380页.

  [④]]周宝峰.宪政视野中的不得强迫自证其罪权利研究[J].北京.证据学论坛,2007年,第2期:30页.
(新巴尔虎右旗人民检察院:孟和吉日嘎拉、格根塔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