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网滚动

应对新形势 加强侦查监督 真正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司法保障

2018-12-26 15:34:59来源:新巴尔虎右旗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新巴尔虎右旗长安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侦查监督是检察机关法律监督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它集打击犯罪与保护人权、保障诉讼与监督诉讼两个方面的功能,即是逮捕措施的审查把关者,又是侦查程序的纠错匡正者,对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和公平正义,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侦查环节是在刑事诉讼中容易发生问题的环节之一。随着社会民主意识、法治意识、权利意识的觉醒和增强,以及网络媒体的发展使得社会的开放度、透明度不断提高,公民对侦查和侦查监督的要求和关注度越来越高,在遇到侦查以及侦查监督工作存在一些问题时,检察机关就容易成为众矢之的,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尽管网络媒体或是舆论也有诸如易盲从盲动、激奋而失之理性等缺点,但是总体来看,其所表达的诉求,仍是代表了相当数量的社会呼声,应予以正视 。

  侦查监督工作要应对新挑战,真正做到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司法保障,就应当从自身工作出发,研究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进一步加强对侦查活动的监督,进而提高监督的效力,维护法治,保障人权。

       一、侦查监督工作面临的实践难题及原因

  (一)现状

  尽管法律赋予了检察机关侦查监督权,但在实践中,检察机关的侦查监督往往流于形式,侦查活动仍有“任意化”现象,具体体现在立案监督、侦查程序监督等方面:

  1、立案监督虽有作用但较为有限。关于立案监督的法律依据主要是《刑事诉讼法》第87条的规定。立法规定的立案监督对象仅限于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立案的案件,对公安机关不应当立案而立案的案件、不应当撤案而撤案的案件没有纳入立案监督的范围。发现线索是立案监督工作的基础,从多年的立案监督工作实践来看,目前检察机关立案监督线索主要来源于办理批捕案件中发现和被害人的控告。公安机关立案后不侦查或消极侦查使立案监督丧失效用,往往使得侦查监督流于形式。

  2、侦查程序监督效果较弱,侦查任意主义倾向难以扭转。突出表现在除逮捕以外的各种人身强制措施,以及搜查、扣押、查封、冻结等对物的强制措施无需经司法审查获得司法令状,这有悖于刑事侦查的普遍原则、即令状原则。尽管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适用上述强制措施出现明显的违法时,也有检察机关予以监督的情况存在,但数量极少,而且对于办案中发现的一些程序性问题,例如审讯违法、文书制作混乱、签名盖章不符合要求等,并没有上升到监督纠正的层面予以处理,有损法律监督的严肃性。

  3、对侦查活动取证控制指导不够,难以保证侦查活动符合追诉的要求。对于诸如补充证据、更正一些纰漏的指示,侦查机关拖延推诿时,缺乏有效的制约手段,致使诉讼无法顺利开展,诉讼效率低下。对于一些案件,侦查监督提前介入侦查,目的是指导侦查机关取证,然而由于检察官本身的职业归属所致,对于侦查方案的制定、安排抓捕、调兵遣将、抓捕犯罪嫌疑人、现场勘验等侦查活动,检察官显然无法承担,提前介入充其量是进行现场法律考量和控制(这也是当前提前介入侦查活动能被警检双方乐见的方式,显然与指导控制取证的要求,尚有较大差距),如果侦查机关提取收集的证据尚不能成案,或者案件根本与刑事无涉,检察官提前介入所扮演的就是见证人角色,有些情况下更被作为挡箭牌以转移舆论责难的焦点。

  (二)原因

  1、司法理念的偏差。一是由于长期受国家本位主义法律观的影响,我国在执法过程中表现出重国家轻个人,重打击轻保护等现状,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一些不合程序,甚至不合法的侦查行为往往采取容忍的态度,而不积极履行侦查监督权。二是一些宣扬检察机关在侦查程序中与警察是一体化的观点,在侦查程序中检察机关要成为决策者,侦查机关要接受其领导和指挥,这种检警一体的观念使得一些人逐渐淡化了法律本来赋予检察机关的对侦查活动进行监督的职责。

  2、缺乏对抵触侦查监督的程序性制裁。公安机关地位的特殊性导致了其对检察机关的监督难以从思想观念上引起足够的重视,对检察机关的监督意见要求,往往拖拉敷衍,抵触,甚至满不在乎。而现行法律规定的粗疏导致检察机关对侦查机关抵触侦查监督没有制裁措施,必然增加了检察机关在行使侦查监督权时的难度。

       二、树立正确监督理念,完善监督制度

  (一)正确理念的树立

  1、人权保障理念。侦查监督体现了人权保障理念关于以权限权的要求,即通过司法权限制侦查权,它属于分权制衡的范畴,侦查监督权是专设制约侦查权的权力 ,侦查监督部门及其人员应该通过监督公安机关及其人员的侦查活动来保障人们的合法权益。侦查监督人员要牢记侦查监督的目的和归属在于人权保障,即通过控制强势的侦查权保障包括犯罪嫌疑人在内的人权,侦查监督权必须在人权保障理念下运行才能实现其价值。

  2、严格监督理念。针对侦查监督实践中出现的“重配合轻监督”现象,检察机关作为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与侦查机关之间的关系应更多地体现为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侦查监督人员应当时刻谨记自身的监督职责,配合的前提是依法进行,合法地行使职权。

  3、正确看待检警关系。在对待检警关系上,应当指出,侦查活动检警一体的提法,世界司法实践中较为罕见。现代检察制度的创设,除了为实现审诉分离以维系审判公正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即监督公安机关侦查活动合法进行,避免警察专制的形成。如果检警一体,检察官成了警察的上司,检察机关陷于侦查活动,必然丧失其作为司法机关的中立性和独立性,其制约侦查权的功能丧失殆尽,对法治的损害可想而知。

  我国现行的检警关系模式,是实行一重领导一重监督体制(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由其上级领导,同时服从检察机关的监督),是符合我国法律制度和实际情况的,当然,应当进一步实现检察监督的实质化。

  (二)健全和完善侦查监督制度

  1、完整意义上的监督权,应当包括知情权、质询权和纠正权三部分,缺一不可。对侦查活动知情权的缺失,已成为制约侦查监督工作开展的瓶颈,目前在立法滞后的情况下,侦查监督应当从立案监督的案件着手,明确立案监督案件的侦查员定期向承办检察官通报案件办理情况,逐步落实对侦查活动的知情权,进而借鉴国外做法,由侦查机关将案件发案、立案、破案、撤案的情况在逐级上报的同时通报检察机关。从而将立案监督的效果真正落到实处。

  2、扩大监督的范围。在立法尚未明确将对人、对物的强制措施进行司法审查的情况下,对于这类强制措施决定的做出以及执行中发现的违法行为,侦查监督部门应当严格监督,不能通过容忍或是其他沟通方式改过完事,通过对办案细节问题进行监督处理的积累,不断扩大监督的范围,加强检察机关对侦查活动法律控制的力度。

  3、在针对侦查人员漠视、推诿检察官依法所做的指示,日本的检察官必要时可以向公安委员会提出诉求要求惩戒,在台湾,这种情况下检察官有权直接予以惩戒,以维护检察监督的效力和权威,在我国目前实际而言,侦查监督对事不对人,对事的监督效果还要看侦查机关内部对检察监督重视的程度,为了提高监督的效果,侦查监督应道利用侦查机关对一些检察监督方式比较重视的情况,例如检察建议、纠正违法通知等,敢于使用,充分发挥其作用,有效实施监督,杜绝推诿、扯皮的不良现象。

  对于指导取证、提前介入侦查活动,应当明确是对刑事案件的侦查活动进行引导,对与刑事无涉的事务,应予以拒绝。(新巴尔虎右旗人民检察院:咏梅、奈日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