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网滚动

春风拂过草原 岁月铭记奉献

2019-01-09 15:13:46来源:新巴尔虎右旗委政法委  责任编辑:新巴尔虎右旗长安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地处祖国北疆,辽阔草原的新巴尔虎右旗人民法院自1954年成立,分别在1957年和1967年两度被撤销,1973年恢复以来,历经60余载的风风雨雨,在几代法院人的辛勤耕耘下始终守护着巴尔虎草原的和谐安宁。

  图:90年代法院巡回办案缩影

  今非昔比、沧海桑田,改革的春风拂过巴尔虎草原,故人已逝、衣钵相传,不朽的信念指引着前进的方向。有这么三个人,在不同的年代踏入法院,用同样的精神见证法制进程。恰巧,她们的名字都以“乌”字开头。

  1995年落叶纷飞的季节,担任中学老师的乌兰图雅怀着对法律事业无限的憧憬,通过考试融入了法院的大家庭。那时的她正值锦瑟年华,民事庭书记员是她最初的工作岗位,当时的法院还是二层小楼,全院上下不足三十人,一年案件量不到三百件。

  图:1997年法院女干警合影(第二排中间是乌兰图雅)

  初来乍到的那几年,她跟着几名老法官在刺骨的风雪中推过车、闷热的夏夜里印过字。法院就一台车,而且车况也不好,更多的时候是租车下乡,偶尔还骑着摩托、骑着马在草原上寻找当事人。她说,在没有电话、没有旅馆的年代每次下乡都像是一次远行,四五个人带着厚厚的卷宗,一走就是十多天,因为牧民游牧生活的习俗,在哪儿碰到当事人就在哪儿开庭审理。公社也没有旅店饭店,所以经常在公社的办公室或亲戚朋友的毡房借宿几天,民族风俗淳朴善良,热情好客的当事人做饭给她们吃,也能讲讲法律,体恤民情。那时还没有电脑打印机,书记员的工作还完全处在手写阶段,印刷各种文字材料只依靠一个还不太熟练的打字员和一台经常卡纸的油印机。与此同时书记员断档的情况也开始呈现,有时只能是法官之间互相做笔录。虽然办公条件落后、人员配备不足,但当时的法院人乐观向上、斗志昂扬。

  2009年,法院新建4000多平米的4层办公楼,为干警办公办案提供优良的环境,并且招录8名书记员,为审执工作注入新的血液、增添新的活力。此时的乌兰图雅经过十多年的摸爬滚打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法官,并且担任新成立的贝尔法庭庭长。

  那年冬至,八名法律科班出身的公务员正式上岗,乌日汗就是其中的一员。此时的法院不仅盖了新楼还为两个派出法庭都配备了一辆桑塔纳牌轿车和一台陈旧的笔记本电脑。

  图:从左到右分别为乌日古木拉、乌兰图雅、乌日汗

  乌日汗被安排到赛汗塔拉法庭担任书记员。她说还记得那天抱着装在纸盒箱里的案卷前往位于达石莫镇上的法庭,虽说是个平房,却能开庭也能住宿,冬天很冷,雪很大,屋里的火炉烧的很旺,扫雪的场景历历在目。电话在牧区的初步普及,法庭办案从就地开庭审理转变成电话立案、预约开庭,书记员做笔录也升级为电脑打字。但庭审笔录无法及时打印装订,每个周末都带着笔录回院里打印,尽管院里只有一台打印机,排队等候的一帮人却乐此不疲。除此之外,每个月末还得把手填的案件登记表送到网络管理办公室,做统一的立案汇总。随着区域经济社会的发展,受理案件数逐渐增多,与前些年相比整整翻了一倍。2013年,法院自筹资金购置了全区法院第一台多功能巡回审判车,集立案、审理、裁判、送达、远程遥控、监控为一体,有效融合《办案+宣传》模式,完成了从“马背法庭”到“车载法庭”的变革。审判车从春花烂漫到白雪皑皑,承载着新时代法院人的使命奔驰在草原上,车上的乌日汗一直默默驻守在派出法庭。

  图:2018年巡回审判车驶向牧民家中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热衷于法律,投身捍卫公平正义的事业中。2018年春节刚过完,研究生乌日古木拉就背着行囊站在法院大楼面前,高悬的国徽和胸前的天平让她深感自豪。如今的法院受理案件呈“井喷”态势,队伍建设、文化建设、基础建设亮点纷呈,司法改革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数字法庭从标清演变为超清,立案庭也更名为诉讼服务中心,网上立案、12368热线投入使用,电脑打印机、微信cocall、新一代的巡回审判车全面普及,审判管理系统不断升级完善,语音转写系统使庭审进入智能识别时代……她说很庆幸选择了法院,也说很敬佩老一辈法院人,希望自己能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23年的时光,在汗水和欢笑中悄悄流逝,见证了发展也坚定了信念。三个人,如同姐妹,又如同师徒,一个执行局长、一个法庭副庭长、一个政治部干警,你带领我,我扶持你,在不同的年代,用相同的使命浇灌着法律的参天大树,为世世代代的牧民撑起一片心灵的荫凉之处。(新巴尔虎右旗人民法院 海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