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网滚动

我的警察之家

2019-01-09 15:24:20来源:新巴尔虎右旗委政法委  责任编辑:新巴尔虎右旗长安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一首歌中唱到“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博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这首歌唱出了警察这个职业的艰辛,更唱出了公安人薪火相传百折不挠的雄心壮志。我的父母都是警察,多年“白+黑”、“5+2”的繁忙工作使他们看上去比同龄人苍老许多,但是他们依旧热爱警察这个职业,他们的脚步依然坚定有力。

  这张照片是在1993年新巴尔虎右旗那达慕大会安保现场拍的,我那年三岁,父亲穿着便装巡逻,母亲穿着运动服,她是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也是安保工作人员。那天我荣幸地成为安保小队员,满心欢喜的与父亲一同参加那达慕安保巡逻,感觉内心无比的骄傲和自豪。从那时起,小小的我有了一个警察梦......帽檐上神圣的国徽,肩膀上庄严的盾牌,都让我艳羡不已。因为父母同是警察,我自小跟在他们身边的时间少之又少,我自己去看病、自己做饭、自己上下学......但是每逢和人说起我的父母都是警察,我的心里又充满了骄傲与自豪,我觉得父母是光荣的,警察是一个无上崇高的职业。

  每当我看到这张老照片,看到父母曾经年轻的面容,矫健的身姿时,我的眼泪不由的在眼眶里打转。是啊,今年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年,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们的祖国进入了新时代,而我,也不负父母厚望,于今年3月份正式加入了公安队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我的父母都是1985年10月份毕业于内蒙古人民警察学校,当时的警校毕业生国家包分配工作。我父亲被分配到新右旗公安局阿拉坦额莫勒镇派出所工作,母亲被分配到新右旗公安局内保股工作。那时,巡逻全是靠人巡,出警靠的是“挎斗摩托车”,单位最好的警车就是后开门的“212”吉普。那时新右旗的冬天比现在还要冷,一场积雪得有20厘米厚;那时没有“高级”的电暖气,只能披着棉军大衣,穿棉靴来武装自己,有时巡逻六、七个小时,累了只能找个背风的台阶儿坐会儿,实在困的不行就靠着路灯杆儿睡一会儿;那时也没有食堂,吃饭都是就近解决,晚班更不可能有宵夜。有时候来不及吃饭就要夜巡,整宿就只能饿着。现在单位食堂每餐都变着花样,这在三十多年前怎么敢想呢!我曾问过父亲那时苦不苦? “苦不苦,现在也没觉得,那时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夜里还扛得住,不过再冷再累,从没想过偷懒倒是真的”,这句话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

  从1985年至今,他们一直投身于一生热爱的公安事业,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工作在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他们为人民群众的安宁和幸福,无悔坚守和默默无私奉献着……如今,改革开放四十年,公安机关的治安防控水平大幅度提高,公安机关每个部门都有了标准化的办公室、休息室;配备电脑、打印机、警务车;接通公安网络,建起了综合信息系统;各部门也增加了警力,扩充了警务辅助人员队伍......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指出,和平年代,公安队伍是一支牺牲最多、奉献最大的队伍,大家没有节假日、休息日,几乎是时时在流血、天天有牺牲。一句话说到我们的心坎里,再苦再累都值!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公安人背负着责任与担当,把对党忠诚、服务人民铭刻灵魂深处,写入历史的丰碑。

  一日公安人 ,终身公安情。我现在不仅成为了一名警察,我的另一半也是一名警察,作为警察世家,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誓言:“对党忠诚、服务人民”。

  草绿色的警服到藏蓝色的警服之间,走过多少岁月,言传和身教,这是一种家风的传承,也是一种警风的传承,更是一种信仰的传承。我们这一家,为了“平安新右旗”忠城履责,用爱让法律的阳光照进千家万户,为了人民警察最美的风采,我愿和家人一起献上一生。

  我爱你,人民警察!(新右旗公安局 孙苏茹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