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网滚动

我的妈妈是个“胖法官”

——记新右旗人民法院赛汗塔拉法庭副庭长乌日汗

2018-05-03 15:38:32来源:新巴尔虎右旗委政法委  责任编辑:新巴尔虎右旗长安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初次见她,不以为意,微胖的身材,黑框的眼睛,三七分刘海。只因她的名字跟我表姐一样,乌日汗,和煦的意思。

  再后来,从陌生到熟悉,她那开朗的性格,肩上的担当,实打实的人缘,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理所当然的她成了我们常调侃却也不忘推心置腹的好姐姐、好榜样。当我告诉她想给她量身定写一篇文章时她还百般推脱,觉得跟老一辈法官相比自己还很微不足道,说应该写他们。很可惜,我还是决定先拿她“做文章”。

(一)

  那天下午,路过法警执勤岗,有个当事人对法警说想咨询案子的进展情况,但他不知道法官的名字,只知道是个胖胖的、戴眼镜的女法官。法警当时就乐了,因为他形容的很到位,就算他不说名字我们也都能猜到他想找的是谁了,赛汗塔拉法庭副庭长——乌日汗。

  1985年11月出生在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右旗的乌日汗是个在克尔伦河水的哺育和宝格德乌拉圣山的保佑下茁壮成长的蒙古族女孩。作为法学专业毕业生,她于2009年2月通过公务员考试考入新巴尔虎右旗人民法院,秉承着公正司法、司法为民的初心,从法庭书记员到助理审判员、法庭副庭长,立足本职、兢兢业业,十年间把无私的爱和强烈的责任感融入到捍卫牧民群众合法权益的一言一行,2016年被评为全区法院“办案标兵”、2017年被评为全区法院“先进个人”;荣立三等功一次;;连续6年荣获旗法院“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没有出现发回重审、改判和申请再审案件,也没有发生当事人进京赴区上访事件。

  我们常开玩笑说赛汗法庭是我们院的重量级部门和颜值担当,而她作为这个集体中的一员应该感到无比的自豪吧。赛汗塔拉法庭管辖面积大、人口居住分散、交通欠发达,虽然案件量算不上太多,但是办案成本却很高,每次的巡回办案都是睡眼朦胧的奔向草原深处,身心俱疲的回到家门口。她有时会开玩笑说:“这一路颠簸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中午都没来得及吃饭,晚上要吃两大碗干肉面。”法庭工作是辛苦、是劳累,但她从未抱怨过,也没有提出要调换岗位,常常都是一个电话二话不说就赶到牧民家中,立案、开庭、调解,一气呵成。可能在她心底感触更多的是牧民案结事了后灿烂的笑容和诚心的感激,收获更多是每一次摇晃在乡间土路时故乡带给她的无限亲切感与守护感。

  在这片天赐的草原上,蒙古族人口占总人口的82%,法庭每年案件的70%以上都是蒙古语案件。因为双语审判工作多多少少与信息化建设相脱节的缘故,蒙古语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很多环节还都停留在人工阶段。她是法官,也是翻译,面对原告讲汉语,转过头又讲蒙古语,正常半个小时能开完的案件则需要一个多小时,莫名担心她舌头会打结。记得那是2017年全市法院“两评查”活动中,她的案件被选入观摩庭范围,联系好的被告却迟迟不到庭,左一个电话又一个电话,与约定好的开庭时间整整晚了一个多小时。这还了得,大大小小的领导们都在进进出出,她在一旁哭笑不得,悄悄对我说:“完了,观摩庭变成丢人庭了,等她来了非得训他不可。”终于,神秘被告姗姗来迟,法官大人出门迎接,被告借口多多,法官无心听讲,拉着她的手直奔审判庭。伴随着清脆的法槌声敲响,漫长的等待告一段落,庄严的审判庭延续着维护正义、定纷止争的故事。庭审过程中发现被告听不懂汉语、原告听不懂蒙古语,因庭审中没有聘请翻译人员,双方当事人的沟通交流只能靠她翻译,虽然庭前一直鼓励她就当作是一场普通的庭审,但是一帮人坐在底下,时不时的打钩画叉,让她不得不紧张起来,生怕翻译的不好,意思表达不准。休庭时中院领导找她谈话,她以为会怪她安排不周,不料受到莫大的赞赏:“这才是一场极具牧区特色的庭审,这些法官不仅要克服地理环境因素,还得有熟练的双语表达和写作能力,为基层和谐稳定付出艰辛努力的法官们致敬。”因祸得福的她终于松了一口气,高兴的像个200斤的孩子。接下来的庭审中摆脱了观摩枷锁的她,熟练运用日常积累,竭力缓和矛盾纠纷,最终成功调解那起案件,为他们出具了蒙汉双份调解书。

  在这边缘小镇,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发生,在这基层法院,这样的法官不止一二。此时此刻,她们还徘徊在审判庭与办公室之间,尽管脚步匆忙、喉咙沙哑、笔尖生锈,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灿烂,那个胖胖的,戴眼镜的法官来自这样的队伍,守护着那一份赤心,续写着平凡而不平庸的事迹。

(二)

  每年的妇女节和开学季,我都会见识到她法律课堂上的风采,为她记录下充满正能量的时刻,她会一再而三的叮嘱我,拍的好看点,不要照的太近了,看起来胖胖的。每次我都很努力,希望能照出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气质,但是技术有限,角度单一,往往会让她失望。

  办起案来就是法官,讲起课来就是辅导员,谈起心就是主席。深得群众信赖的乌日汗还兼任着旗妇联副主席和学校法制辅导员的职务。这些年来,前前后后举办过10多场法律讲堂,运用以案释法、现场解答方式教导前来听课的妇女儿童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也要踩住法律的红线,努力做一个新时代优质女性和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常常都是口干舌燥的讲完一堂课,还有很多人追着她问东问西,我在一旁摆着不耐烦的表情,希望早点回去。而都来不及喝一口水的她却详细的解答每个人的提问,不时传来她那招牌式的哈哈大笑。许多前来听课的人不是她的当事人就是准备当她的当事人,她说:“我不想在法院见到她们,若要是在这里能让她们心有所获、满载而归,何不是为法院减轻负担,为当事人减少诉累。”

  每年一度的圣山祭祀活动,她往往是最积极参与的那一个,一能祭拜圣山,二能放松一天,三能做做法律宣传。太阳升起前喝完奶茶、祭拜完圣山,她就带着一帮人在巡回审判车旁架起法律宣传台,穿着整齐的制服,拿着厚厚的单子,为来来往往的人们发放宣传单,转悠累了就坐在车旁解答人们提出的法律问题。清晨到中午,一帮人顶着炎热的阳光,不畏艰辛、乐在其中,一天下来,传单少了好几沓,脸却晒黑了好几层。

  她怀着对事业的执著,对妇女儿童的满腔热情,凭借人格的力量感召人,全力维护妇女儿童的权益,分别在2015年和2017年被评为全市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她说这些年有一起离婚案件让她记忆犹新,并不是因为她挽救了一桩婚姻,而是劝离了一对夫妻。因为丈夫痴迷于赌博,全然不顾老婆孩子和家里家外,劝说多次始终无果后妻子决定到法院离婚。让她感到十分意外的是俩人从小一起长大,属于用前世数不清的回眸换来的青梅竹马,而本该万分珍惜这种可遇不可求缘分的俩人却没能抵得过生活的琐碎,丈夫沾上恶习,不听告诫,不知悔改,生活失去了原本的色彩,更多的是唇枪舌战。她判断这对夫妻属于典型的冲动式离婚,因为有很深的感情基础,肯定有和解的余地。苦口婆心的庭前调解中她败得五体投地,尽管男的拼命想要留住,女的坚持要离。黔驴技穷的她在庭审过程中叫来了他俩还在上学的十三岁女儿,征求她的意见,希望她的意见能为案件带来转机。也许是触景生情,孩子还没说话就已泣不成声,夫妻俩人也都声泪俱下,坐在法官席上的她也忍不住眼泪决提。不管她怎么劝说、丈夫怎么挽留,妻子早已死了心,就要离婚。无奈之下她开始对男方做思想工作,说:“还爱她就放手吧,你这样下去对她来说只能是累赘,已经死去的心很难再复燃的,或许在离婚后你俩会对孩子更负责,不像现在这样让她在埋怨和争吵中成长。”最终俩人离婚了,给她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她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离婚案中我们本不应该劝离,但这样的婚姻维持下去对女人和孩子来说是种折磨,因为我也是女人,我也有女儿,我能体会她的感受。”

  很多时候,事业的执着和生活的热情不会浮在表面,却融在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就在那些简简单单、不足挂齿的事件里常常包含着爱与关怀,你不能因为大张旗鼓就否定细水长流,她还在那里,释法时威严、动情时落泪,为妇女儿童撑起法律的“保护伞”。2017年,她被呼伦贝尔市妇女联合会评为“最美女性”。

(三)

  每每经过文印室门口,只要看到她坐在电脑旁,紧锁着眉头,疯狂的敲击键盘,我就知道党支部工作有新要求,她在忙着筹备各类活动、撰写各种材料。果然,不久后“法院党支部”的微信群弹出多个消息。

  她是党员,更是我院党支部宣传委员。历经党的群众路线、“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等党内教育活动的洗礼,把一个基层法院党支部宣传委员的模范带头作用发挥的淋漓尽致。作为一名党员法官,她一边明察秋毫、秉公办案,一边爱党爱民、身先士卒,胸前的党徽与法徽不断交替,心中的职责与使命始终如一。她的言行举止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身边同志们的工作情绪,在与同事相处时,总是以“与人为善予己为善”的心态对待每一个人,而有时我们却配合的并不好,让她感到莫名的委屈,好几十号人的党支部只有她一个人默默的整理档案、准备迎检。偶尔她也会生气、也会跟我们怄气,爱答不理,不能因为她是党员就不允许她有小情绪,但院党支部每年被评为“一类党支部”之时她的那些小情绪都会烟消云散,甚至会产生喝两杯庆祝一下的想法。

  2015年,应“大引领”行动的号召,由乌日汗牵头组织“做一天辛苦牧民”下基层入牧户社会实践活动。经过严冬冰封的草原生机勃勃,伴随着和煦的春风和欢声笑语中我们驱车前往牧民家。丝毫没有准备的牧民看到我们一帮人先是显露出惶恐不安的表情,等我们表明身份,说明来由之后马上变得气定神闲,展现出草原牧民热情好客的一面。最美人间四月天,最是一份舟水情,当我们喝着热腾腾的奶茶,盘坐在蒙古包门口与牧民拉家常,谈谈心,才真正从心底感受到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这句话的含义。我们的宣传委员紧挨着牧民,颇有兴致的询问他们家庭生活状况及子女上学问题,为他们讲解党的方针政策和关系到牧民切身利益的法律法规。这种时候她能很好的结合党员和法官的职责,用一口流利的巴尔虎口音牢牢的拴住当地老乡的心,深得他们的拥护和爱戴,牧民都信任她,因为她能放下身份、耐心倾听,言出必行、不走过场。繁忙的接羔保育期,院党支部为他们精心准备了牲畜必备药品,临走之前还帮忙修缮棚圈苫布,清理草场内的白色垃圾和牛粪,用实实在在的服务为他们送去了关怀。正午时分,天气忽变、刮起风沙,在另一个牧户看到夫妻二人忙着接羔,羊粪砖还没来得及翻动晒干,年轻同志们拿起叉子,二话没说就开始埋头苦干。扬起的尘土眯了眼睛、弄脏了衣服,可在她的带领下不辞辛苦的劳动了整整两个多小时,最终帮助牧民翻动了整个羊圈的羊粪砖。灰头土脸的一帮人追着她说:“饿够呛了,不奢望大鱼大肉,能不能吃碗热乎的面条,”她半嗔半喜的回答:“帮牧民干活怎么能吃他们的饭菜呢,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的传统忘了吗?我早就帮你们准备挂面和榨菜了,现在给你们煮上。”在我们洗完脸,抽根烟的功夫她就煮好了面,喊我们吃饭了。那天,我们真的很累,却也很高兴,与牧民挥手告别,天色已晚,草原上不时传来羔羊的咩声,车子驶向回家的方向,一种为人民服务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而此时的她却连讲笑话的力气都没有,斜坐在位子上酣然入睡,胸前的党徽在落日余晖下闪闪发光。

  我问她,这些年你有没有获得过优秀共产党员之类的荣誉称号,她摆出一脸的可惜状,说一次都没有,但我觉得我是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人们通常以为只有奖赏才能真正凸显出一个人的品行,要不然拿什么诠释你的付出和奉献。但多年来一直心怀党恩、铭记使命,从撰写材料到下乡入户,不张扬、不诉苦,以饱满的工作热情和扎实的工作作风做好每一件事、办好每一起案的她何尝不是一名优秀的党员,比奖赏更让她欣慰的应该是牧民的赞赏吧。

(四)

  她的女儿小名叫妞妞,长的比妈妈漂亮,也很懂事,通常陪妈妈加班,叫我们叔叔阿姨。有时候我们有空也会带着她在寝室看看动画片、在活动室打打台球、去商店买她最爱的奇趣蛋。我们会逗她:你妈妈天天就知道加班,都不管你,你还爱她吗?她会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的妈妈是个胖胖的法官,有很多人啊牛啊羊啊需要妈妈保护,所以我也要保护我的妈妈,陪她加班。”

  她也是个普通人,爱吃烧烤喜欢打排球,做饭洗衣尊老爱幼。我们见过她在姥姥的葬礼上悲恸欲绝,也见过她参加亲子活动时的笑逐颜开。她的朋友圈里一大半都是她女儿的照片或是娘俩古灵精怪的对话,她想办好每一起案件,更想做好一个称职的妈妈。

  妞妞陪妈妈加班的那些日子,我们也总能看见她丈夫很晚的时候徘徊在法院门口,等着接她们娘俩回家。看着妞妞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走在夜晚的路灯下,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她很调皮的往前跑两步,喊着:“妈妈快看,我长的跟你们一样高了,如果你求我的话,我以后也会当法官,这样我们就能一起上班喽。”他们就这样走着、笑着、闹着,从法院大楼到家门口,卸下一天的劳累,享受一家人的幸福时光。然而手机还是会响起:乌日汗法官吗?我的案子怎么样了?判决书下来了没有......

  在这远离城市喧哗、坐落祖国北疆的新巴尔虎右旗,她的故事就像宇宙中的繁星不很耀眼,但缺失不得。虽获奖众多,好评不断,但她还是那个最初的她,不骄不躁,不刻意伪装,用一件件公平公正的案件深得牧民的心,用一次次巡回的脚步丈量着广阔的草原,用一遍遍耐心的讲解维护着妇女儿童,用一篇篇精美的文章传递着党的精神,用一声声亲切的问候表达着对家乡和家人的爱。

  你要说她变了,可能是三七分刘海变成了空气刘海罢了,体重依然不曾改变,因为,她的努力,时光不会辜负。(作者:新右旗人民法院 海峰)

 友情链接